亏本、倒闭、残局:谁在“杀死”互联网家装

2019-03-15 14:09:10 分享至
赔本买卖赚吆喝,互联网家装领域是一个典型。


文/崔恒宇 杨洁 奕琦 编辑/叶丽丽


赔本买卖赚吆喝,互联网家装领域是一个典型。

2015年开始疯狂爆发的互联网家装,如今交出一张令人尴尬的答卷。亿邦动力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家居健康消费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互联网家装在行业中的渗透率不到6%,仅仅是网约车、在线旅行等行业的三分之一左右。



2015-2020中国家装行业市场规模和预测 ,图片来源于《2018年中国家居健康消费白皮书》  


传统家装工期冗长,环节众多、利润幅度大导致市场价格不稳定,消费者难以估价。互联网家装公司为解决行业痛点,整合产业链、将装修模式标准化、可视化。简洁透明的计价和装修方式,让它深受年轻群体喜爱。

曾经,这是一个被资本青睐的行业。亿欧网2016年发布的《互联网家装发展9大最新趋势》显示,在2015年创下过一年成立三百多家品牌企业、27家获得天使轮或A轮以上融资的好成绩。

没人能想到,在打价格战、补贴战之后,这个领域并未出现一个傲视群雄的胜利者,反而整个行业陷入倒闭潮,还活着的玩家也深陷亏损危机。作为互联网家装上市第一股的齐家网,在上市后即破发,其招股书显示,齐家网在2015年到2017年连续三年亏损,行业领头羊土巴兔在2018年8月提交IPO申请书,招股书显示,2015年-2017年之间,土巴兔亏损金额达到了24.27亿。



中国互联网家装第一股齐家网上市现场,图来源于网络


为了获得流量、吸引客户,许多公司打起价格战。公司的资金链被拉扯到极限,一旦流转不畅便全局崩盘。

2018年,互联网家装行业迎来了深度洗盘,烧光资本的钱后,不具备盈利能力的公司暴雷四起。

3月,苹果装饰旗下的多个品牌公司人去楼空。5月,重庆爱尚当家装饰公司负责人纷纷跑路。11月,优居客正式进入解散清算程序。还未装修交付的消费者、提供材料的上游供应商、出卖劳动力的员工们维权无力。



维权的受害者,图片来源于网络


“家装本身不是一个产品,它是一种服务,而且是周期很长、环节很重的一个服务。想把它做成标准化,比如说18天工期,18天正常的标准,油漆都没干,谁敢住进去?” 曾经在大当家网(原杭州家装网)担任COO的王勤为说。

面对着一地残局,锌财经采访了多个互联网家装行业的消费者、供应商、从业者,探访互联网家装行业的消亡史……

“惨淡一年”
互联网家装平台一出现就吸引了眼球。但原本希望借助互联网平台拿到优惠价格、省时省力的业主们,发现只是掉进了一个新的陷阱。

施工、售后跟不上接单量,过度聚焦“颠覆”而忽略脚踏实地的服务,用低价为噱头质量却跟不上,这些问题,让消费者深受其害,同时也在瓦解着品牌——这是目前家装市场的残酷现状。

黄薇就掉进了这样的装修陷阱。



优居客办公楼下的维权群众,图片来源于网络


“想要装修的时候,我们找不到可以帮忙施工的师傅。所以在网上搜了一下,比较了之后觉得优居客这个平台还可以,认为有平台做保障会更安全。”就这样,黄薇在优居客平台下了单。

作为第三方装修平台,黄薇与优居客签订装修服务合同,50平左右的小楼,工期约为三个月。优居客以第三方资金托管的模式,收取9万元的装修款。

按照双方合同约定,装修平台优居客承诺——装修款的12%,会被分为24期作为返利收益返还。

优居客的工作人员带三家装修公司上门量房,出方案,黄薇选择了其中的一家,优居客承诺的都是优质装修公司,然而装修的效果却并不理想。

平均价格贵,施工材料差,黄薇很后悔,“如果自己去找施工队,买材料,会省很多,但现在优居客剥一层利润,装修公司剥一层利润,实际到包工头手里没多少钱,出了钱,装修效果差,这是最难过的。”



优居客的资金托管模式,图片来源于网络


对不懂装修的消费者来说,优居客赠送水电、泥木、油漆、竣工4次节点验收,的确戳中了痛点。但黄薇告诉锌财经,平台的验收仅仅是走个过场,只是看看现场的卫生状况。

2017年10月,黄薇与装修公司、优居客平台完成了这次简单的验收。但之后,黄薇获得一部分返款,由于平台倒闭,之后并未获得承诺的分期返款的装修金。

相比黄薇的房子已经装修完毕,同在上海的李天却没有那么幸运。2018年7月中旬,李天选择与优居客签订合同进行装修,结果仅仅完成了拆除和部分水电改造,家装公司就“失联了”。

去年11月,优居客宣布倒闭,有包括消费者、装修公司和材料商在内3000多人托管的2.4亿资金不知去向。优居客官网数据显示,通过优居客平台的在建装修共计4715个,已服务业主数量929574个。



优居客解散清算消息,图片来源于优居客官网


平台跑路了,谁来负责家里的施工?李天陷入维权无门的状况。

此外,李天通过优居客进行15万的“装修贷款”,优居客把装修外包给其他装修公司,而银行贷款直接放款到优居客公司的账户,现在钱没有和装修公司结算工程款,导致装修停止,通过优居客办理了银行贷款的众多业主后期还要继续向银行还款,但装修复工却遥遥无期。

装修公司告诉他,最开始属于垫资装修,由于迟迟拿不到货款,确实无法施工。

“受害的不只有业主,还有包工头,很多施工队都在停工,闹事。”李天告诉锌财经。

有过类似经历的消费者并非少数,锌财经了解到,不少人在选择一些互联网家装平台的同时,都遇到了不同类型的麻烦,或是工期一拖再拖、或是施工质量出问题。

很多消费者表示,自己选择的家装公司“很有名”、“广告多”、“承诺多”,然而,也正是因为这些超出交付能力的“多”,这些家装公司服务质量令人担忧。

“互联网家装平台给小白带来了便利,但也存在风险,装修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很多平台就是为了赚钱而存在,收了钱后基本什么都不管,出了事只会让业主和装修公司去谈。”黄薇告诉锌财经,经过这次事件,以后不会再选择互联网家装平台。

失去信心
效益最好时能带来将近30万月利润,而如今欠款36万一年半未还,泥巴公社在石磊心目中的地位从天堂跌落到地狱。

2014年,石磊和泥巴公社签订合作关系,为公司提供实木门。“我是托关系才找到材料部主管,交一万的进场费,才进入泥巴公社。”石磊说,当时和他对接的工作人员颇为自豪地向他介绍了公司的规模,信誓旦旦向他承诺“不愁赚不到钱”。

创立于2012年的泥巴公社当时势头正猛,在全国先后开设了多家分公司。因为优惠力度大,它在消费群体中也颇有名气,石磊斗志昂扬、一头扎入。

合作不到两年,石磊内心泛起了嘀咕:“我了解到泥巴公社给客户的材料,定价比从供应商那儿拿得还低,想不到他们靠什么赚钱?”但由于对方进货量大,打款也及时,他也就没放在心上。



木门工厂,图片来源于网络


2017年初,问题逐渐浮出了水面。

“有一笔年前的款没和我们结清,催了很多次,对方以各种理由搪塞。”自此,石磊再也没有准时收到货款,泥巴公社偶尔会还他一两万元。

直到2017年4月,全国各地的泥巴公社纷纷传出破产消息,石磊和一帮供应商忙慌赶到公司现场,“城市经理人已经把公司给封了,还没来得及跑路,让我们逮个正着。”

但即便如此,供应商的资金已经被卷入了湖南总部,无法追回。“那个经理和我们说,他也半年多没发工资了。后来警察到了,问题也无法解决,只能让他走了。”

报案、拉横幅维权、找工商部门...和被骗的消费者一样,石磊们无奈得开始讨债。将近两年过去,这笔钱依然石沉大海。

据石磊回忆,其中一个供应商足足赔了两百多万。石磊有些无奈,也有些苦涩的庆幸,他已经不再奢望能拿回笔钱了,也开始拒绝和任何互联网家装公司合作。



合肥的泥巴公社装饰公司大门紧闭,图来源于网络


受制的除了上游供应商,还有装修公司。

高希在辽宁开一家规模不大的装修公司,2010年刚刚起步。起初,为了打开市场,高希寄希望于媒体广告,一年在平面媒体的广告投放金额超过20万元,对于起步阶段的公司,这是一笔不小的投入。

2012年,在报纸上的投放效果还算让高希满意,“大概每天能接到十几个客户的咨询电话。”但是这样的形势并未维持太久,随着平面媒体的关注度逐年走低,高希放弃了广告投放。

获客,如同一家装修公司的新鲜血液,没有新客源则意味着业务无从下手。

王勤为告诉锌财经,“做长久(装修)买卖的,只能靠口碑,影响力其实是很有限,因为特别低频,一个客户可能十年之内不会再来,需要不断地获取新客户,每个月的营销成本居高不下。”

当某互联网家装平台的业务员出现在高希面前时,正赶上她遇到的推广瓶颈,她甚至认为自己能抓住新的流量,兴致勃勃地展开了合作。

但是,当平台同时邀请好几家装修公司去给同一家业主量房的时候,高希发现事情远非她想象中那么简单。“要么就是去陪跑,想要拿下单子,就得狠下心去压低价格。差不多档次的公司,都是圈子里的同行,真的打得很难看。”